旅游体验师百科

广告

你知道最先在周口店发现猿人是哪国人?

2011-11-27 18:59:21 本文行家:王德恒

1921年初夏,年轻的奥地利人刚刚获得博士学位的师丹斯基根据维曼教授的建议来到中国。当时,他打算和安特生合作三年,在中国从事三趾马动物群化石的发掘和研究。师丹斯基到了北京之后,安特生安排他先去周口店发掘鸡骨山,目的是使他体验一下中国的农村生活,以便于日后工作。这一年8月,安特生和美国中亚考察团的葛兰阶到周口店看望师丹斯基。图片1葛兰阶是美国由安德鲁领导的中亚考察团的首席古生物学家,这时他们已经正式

1921年初夏,年轻的奥地利人刚刚获得博士学位的师丹斯基根据维曼教授的建议来到中国。当时,他打算和安特生合作三年,在中国从事三趾马动物群化石的发掘和研究。师丹斯基到了北京之后,安特生安排他先去周口店发掘鸡骨山,目的是使他体验一下中国的农村生活,以便于日后工作。

这一年8月,安特生和美国中亚考察团的葛兰阶到周口店看望师丹斯基。



图片 1图片 1


 

葛兰阶是美国由安德鲁领导的中亚考察团的首席古生物学家,这时他们已经正式通过中国政府进入内蒙了,葛兰阶是在挖掘到一处恐龙蛋后首先回到北京的。安特生请他来周口店的目的,一是为了看看师丹斯基工作做得怎样,二是请他传授美国先进的发掘技术。可是,事前谁也不曾料到,拥有科学上无价之宝的“北京人之家”,就在这次访间中的一个偶然机会里向这几位科学家开了一条门缝。

《黄土的儿女》安特生著,1932年出版。(图片)

“正当我们发掘的时侯,一位老乡走了过来。他打量了我们一下说:'在这里呆下去没有什么用。离这里不远有一个去处,你们可以在那里采到更大更好的龙骨。”

 

这位中国老乡的话,使得安特生“立即收拾工具,跟着他向北面的一座石灰岩小山头走去。新的化石地点位于一个被放弃的采石场中。它在周口店火车站以西150米,位置比铁路要高。当我们走到一堵面朝北高约10米和几乎壁立的岩墙跟前的时候,这位老乡指给我们一条填满堆积物的裂隙。堆积物由石灰岩石块、砂土和大动物的碎骨组成,被石灰岩溶液紧紧地胶结在一起。我们在那里搜索不大一会儿,就发现一件猪的下颌骨。这是一个好兆头,说明我们来到了一处比鸡骨山希望大得多的化石地点。当天傍晚,我们满怀希望地返回住地,好象重大的发现已在向我们招手。”

“当晚,葛兰阶坐下来反复琢磨他找到的一件下颌骨。尽管牙齿已经缺失,我还是推测它是属于一种鹿的。当时,如果这位博士不是一位既有热情又有远见的古生物学家的话,他一定会笑话我的,因为这件奇异的下颌骨增厚现象非常厉害,以至它的横断面几乎成一个圆形,因而与一般鹿的下颌骨比较起来相去甚远。1918年晚秋,我碰巧在北京北面的怀来平原的红色土中发掘了几件这样的下颌骨。由于它有的牙齿保存完好,使我确信我遇到一种下颌骨骨质增厚现象(专家们称为'hyperostosis',即'骨质增生')极端发育的鹿。”

“次日,阳光普照,我们沿着一条直路,从我们下榻的小庙(使用资料)向那处名叫'老牛沟'的新地点漫步走去。这个地点总有一天会变成考察人类历史最神圣的朝圣地之一”。

这一天的收获出乎意料之外。采到的化石不仅有那种下颌骨非常肿厚、后来被叫作“肿骨鹿”的化石,同时还有犀牛、鬣狗、熊等的遗骨。安特生将这些化石全部交给师丹斯基,并请他在周口店多停留几个星期。

 

就在这次对这个新地点进行考察的时候,安特生注意到堆积物中有一些白色带刃的脉石英碎片。(场景再现)

他认为,凭借它们那锋利的刃口,用来割切兽肉是不成问题的。那么,它们会不会被我们人类的老祖宗用过的工具呢?安特生推想这种可能性并非不存在。于是,他轻轻地叩着岩墙对师丹斯基说:

“我有一种预感,我们祖先的遗骸就躺在这里。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去找到它。你不必焦急,如果有必要的话,你就把这个洞穴一直挖空为止。”

而桑志华在1913年已经在甘肃庆阳发现了三件石器,也被当成人类的工具。

(注意那个指路的周口店老乡,他没要任何报酬,也没有接触过进化论,而就是他这无私的带路,为人类学走向科学带上了康庄大道。)

 

安特生和葛兰阶走后,师丹斯基继续在周口店呆了几个星期才结束工作。这个地点试掘的初步报告于1923年发表。报告中提到发现的哺乳动物有犀牛、野猪、鹿、水牛、剑齿虎等;此外还有小动物遗骨,如啮齿类、鸟类及食虫类等。这份报告还明确指出在堆积物中含有石英碎片,上面能够看出人工的痕迹,这是人类第一次对石器工具的记载和发表。这一点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因为安特生恰恰是根据这一现象推断我们祖先的遗骸可能就埋在这里。

应该说,这是第一次报告周口店有古人类的存在。

事后证明,周口店正是砍砸器文化的大本营,在这里竟然发现了10万件石器。

安特生对周口店的这种发现不是很满意。1923年秋,他要求师丹斯基再次去发掘那个新地点。师丹斯基把能采到的化石尽量采下来以后,就结束野外工作。周口店停工之后不久,他返回欧洲。从19241月起,即在乌普萨拉大学着手研究他从中国运去的化石标本。

 

没有直接找到古人类的遗骸,安特生似乎有些遗憾。但是,有迹象表明事情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

1921年发掘时就发现了一颗很可疑的牙齿,师丹斯基当时把这颗牙当成是类人猿的,而未看出是人的。而且在1923年发表的初步报告里对它只字未提。直到1926年夏天,当他在乌普萨拉古生物研究室整理标本时,又从周口店的化石中认出一颗明确的人牙之后,问题才明朗化起来。

新认出的人牙是一颗前臼齿。它的牙根虽然残缺了,但牙冠保存完好,没有磨损过,鉴定起来很方便。前一颗是臼齿,牙冠已经全被磨掉了。经过多番斟酌,师丹斯基把前后发现的这两颗牙齿鉴定为“真人”。

周口店发现人牙化石的消息,在19269月底或10月初已经从瑞典传到北京。但当时没有公开,因为人们要等待一个好时机才宣布这个喜讯。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王德恒王德恒 出生于1953年12月26日 满族。毕业于吉林大学历史系。研究员。北京史研究会理事,北京作家协会会员。现任FAB精彩企业集团专家顾问,SGS中外合资通用标准技术公司顾问,《中国高新技术企业》杂志副总编。 长年从事文物考古和文物保护工作,侧重旧石器时代研究和北方少数民族历史的研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学术风格和历史观点。出版和发表了大量的文章和论著。代表作品有《顺治与鄂妃》、《大洋彼岸的龙雾》、《天根》、《殷虚龟甲历劫纪》、《北京的皇陵与王坟》、《金帝陵述略》、《壁画迷雾》《明清帝王与皇陵文化》、《大唐帝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