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体验师百科

广告

你知道北京人是谁命名的吗?

2011-11-27 19:07:06 本文行家:王德恒

安特生和步达生的合作项目在1926年获得瑞典科学研究委员会和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的支持。但是,由于周口店的意外发现,他们很快放弃了原来的打算,而把精力转移到一个新的项目上面来。此时人类起源的研究只建立在两颗牙齿上。能否有更加重要的发现?图片1寻找挖掘北京人的那几位工人1927年春,由于步达生的努力,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对周口店发掘给予了赞助下(第一笔资金赞助24000美元,到1937年总共赞助30万美

安特生和步达生的合作项目在1926年获得瑞典科学研究委员会和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的支持。但是,由于周口店的意外发现,他们很快放弃了原来的打算,而把精力转移到一个新的项目上面来。

此时人类起源的研究只建立在两颗牙齿上。

能否有更加重要的发现?

 

图片 1图片 1


寻找挖掘北京人的那几位工人

1927年春,由于步达生的努力,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对周口店发掘给予了赞助下(第一笔资金赞助24000美元,到1937年总共赞助30万美元),周口店开始了系统发掘,全面工作由加拿大科学家步达生负责,他的职务是中国新生代研究室名誉主任。周口店发掘的具体事宜由瑞典科学家布林主持,他是在蜜月没有度完的时候就乘船赶到了中国。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工作,不但又发现了一颗牙齿,还发现了猿人的胫骨。但发掘到了第五层时,遇上了胶结地带,下面似乎没有什么化石了。

而此时,进入中国的美国中亚考察团在内蒙虽然没有发现古人类,但是在恐龙的发掘上收获甚丰,高潮迭起。更令布林心绪难以平息的是,中国的西北考古调查,爆出一个接一个的重大收获,楼兰遗址、雅丹地貌、尼雅遗址等等,特别是他的同胞斯文赫定的非凡收获更加令他叹羡不已。到了1929年暮春,步林辞去了周口店的职务,去参加瑞典出资的西北科学考察团的工作。中国地质调查所所长翁文灏和新生代研究室名誉主任步达生协商,把周口店的发掘工作交给了中国的年轻的裴文中负责。当年裴文中25岁。

 

19294月,裴文中说:“步达生、德日进和杨钟健指示毕,走后,山中顿觉岑寂,而过起孤独的生活。山中工作,遇到第5层,非常坚硬,我们怎样崩炸,都不见效,因之觉得山中工作颇有‘鸡肋’之感。”直到这一年的下半年,他才有了“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

秋季的工作是从926日开始的,发掘的部分,渐渐缩小,堆积的体积也渐渐地狭窄了。裴文中当时推测可能是到了洞的底部。但是,当发掘的地方窄到无可再窄、只能容得下几个人发掘的空间时,忽又见到向南伸展出一段空隙。

就这个小小的空隙以后被称为“猿人洞”。

 

当初次见到这段空隙的时候,裴文中同一个工人一同下去作了详细观察,他们腰上系好绳子,上面有些人拉着绳子的一头,坠绳而下。下去之后,见到“洞”内化石非常之多,使人非常高兴。当时已到了11月底,天气已冷,到了应该停止野外工作的时候了,但由于见到这么多的化石,只好把工作延长儿天。

就在裴文中腰系着绳子进内观察小洞后的第二天,即122日(星期一)下午4点多钟,已日落西山;北风又不断地吹来,虽然人人都会感到寒意,但大家为了在本年的工作结束前,再多找些化石,仍然在干着(挖化石也上瘾)。由于下面只有能容几个人的面积,已发掘过的土石,还必须随手运出来,不然连站脚的地方都没有了。运土的办法是最原始的,是用绳子一筐一筐地拉上来,然后再用人工一筐一筐地抬出洞外。

参加当年发掘的王存义回忆说:“从一个发掘出来的垂直的井式的深坑下去,到了大约10米左右深的地方,遇到一个向南倾斜的小小空隙,过去所说的‘猿人洞’和下面倾斜的空隙都不是真正的洞穴,而是把含化石的松软堆积的周围的坚硬的堆积物误认为洞穴的岩壁了。”

除了王存义外,还能够会议起姓名的人是乔德瑞、宋国瑞和刘义山,还有两个人在八十年代已经回忆不起来姓名了。

这里,乔德瑞是领班。

八十年代初期我住在北京燕山区北庄平房住宅最后一排,记得好像是28排,我(王德恒)的家房后面就是维修班,维修班有个乔师傅,就是乔德瑞的儿子。可惜,我当时没有问他的姓名。我和他曾经聊过多次周口店发掘的事,他也讲了许多他父亲讲给他的挖掘细节。比如说,他说他父亲说,那天不愿上来,就是里面有人轻声喊“放我出去。”还有,那是从里面向外拎装土的筐是非常累的,是他父亲到煤矿上找了一个旧滑轮安装在筐梁上,重量减轻了一半,提着也滑溜了,进度快了许多。挖出来第二天的中午,参加挖头盖骨的工人每人一碗红烧肉。除了王存义,每人都喝醉了。

那个圆咕隆的头盖骨刚露出的时候,就是乔德瑞先看见的,他说,“这怎么有个圆家伙,是不是脑瓜骨啊?”

听说了这件事,裴文中也下到了洞里面。

下面是贾兰坡访问王存义获得的情景。

洞里发掘,应该点汽灯,但是,在这个小天地里因为空间太矮小,只好每个人一只手擎着蜡烛,一手挖掘。

周围是静悄悄的,如果不是有节奏的锤镐声不时地传出来,简直不会知道有人在里面工作。可是就在这静悄悄的气氛里,裴文中忽然大声叫了起来:“这是什么?是人头!”

发掘面上有一个圆圆的东西露出来,由于露出来部分渐渐地多了起来,才大声喊叫了起来。‘人头’两字刚刚叫出口,这几个人就围拢了过来伸头向下观看。这是大家盼望已久的东西,今天终于和它见了面。从每个人的表情上就可以看出人们的心情是多么激动和快慰了。这种快慰的心情不是身临其境的同行人,是很难体会得到的。

有人提议,立即把它挖出来,但也有人反对,认为天色已晚,最好等明天再挖,免得弄坏,它已在这里呆了几十万年,哪里还在乎这十几个小时呢?可是谁又能苦耐这漫长的一个夜晚呀!是今天挖,还是明天挖?在裴文中的脑子里打转儿,最后才决定在当天晚上把它取出来。头骨化石,一半埋在松土中,一半在硬土中,把化石周围的土掏空,裴文中用撬棍轻轻地把它撬下来,头骨的一部分虽然由于震动而破裂开来了,不免会使他感到后悔,可是他也借这个机会,借着烛光,看到头骨的厚度和脑面构造,又多多少少有了点安慰,否则,他是没有机会进行如此近距离的观察的。其实它有点儿破裂,并未使后来的研究受到任何影响,粘接后很完整。

这个时刻注定要记载在人类研究的历史上,关于人类的研究自此走向了科学。

 

1228下午2时,中国地质学会特别会议在地质调查所隆重举行。会议由翁文灏主持,裴文中、步达生、杨钟健和德日进等就周口店的发掘、新发现的北京人头盖骨、与北京人伴生的哺乳动物和周口店堆积等问题,先后在会上分别作了报告。到会的除了科学界外,还有新闻界等方面人士,气氛十分热烈。会后,中外报纸纷纷登载发现北京人头盖骨的消息。一时间,这个消息成了当时最惹人兴趣的爆炸性的新闻,北京城里的大街小巷几乎无不谈论它。全世界几乎所有的报纸几乎全部刊发了这一消息。

当时,根据地层所含古生物分类的办法将这颗头盖骨定为距今50万年。由步达生将这颗头盖骨所代表的人类命名为:中国猿人北京种,简称:北京人。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王德恒王德恒 出生于1953年12月26日 满族。毕业于吉林大学历史系。研究员。北京史研究会理事,北京作家协会会员。现任FAB精彩企业集团专家顾问,SGS中外合资通用标准技术公司顾问,《中国高新技术企业》杂志副总编。 长年从事文物考古和文物保护工作,侧重旧石器时代研究和北方少数民族历史的研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学术风格和历史观点。出版和发表了大量的文章和论著。代表作品有《顺治与鄂妃》、《大洋彼岸的龙雾》、《天根》、《殷虚龟甲历劫纪》、《北京的皇陵与王坟》、《金帝陵述略》、《壁画迷雾》《明清帝王与皇陵文化》、《大唐帝王 ...